艾.北麓

[点开看看嘛]
这儿北麓
是个杂食,目前主食杰佣、白芳(冷cp的痛...
不喜欢ky,会删除。
你扩我,我们一起浪
以上√

[杰佣]我家NPC有点不一样

  
  #游戏npc杰x玩家奈
  #全息游戏设定
    #HE
  1、房间门开了,青年轻巧打开游戏舱门躺了过去,按下几个按钮进入了游戏登录界面。
  “请进择登入游戏”听不出性别的机械声响起,青年毫不犹豫点了弹出的界面。
  “登录中,请稍等...”
  “登陆成功,欢迎回来,奈布.萨贝达先生”
  2、每日登录抽奖机会已经积累了十次,奈布直接选择了十连抽,一阵金光闪过,奈布手里掉落一把玫瑰手杖。
  这似乎是金奖,奈布神色复杂看着手杖,全息游戏里细节做的很棒,在浓郁的花香里,奈布听见了系统播报。
  [恭喜玩家“奈布.萨贝达”获得“玫瑰手杖”...]
  随后信息一栏显示艾玛发来的一封语音信,手指在信上顿了顿,点开 。
  “你可算是上线了,我还以为今天不玩了呢。我给你说,今天更新了个新地图,还有新的守卫者,官方剧透超帅的!可是要去新地园要挑战守卫者,赢了才能进,官方一定是在搞事...等等,谁搞到好东西了...奈布.萨贝达...你抽到手杖了!!艾米丽!!奈布他...“奈布动了动手指关闭语音信,耳边瞬间安静。
  很久以前奈布觉得语音信很方便很好玩,可是自从艾玛被拉进游戏并和他交换了通迅号后奈布就见识到“吼叫信”的可怕之处。
  没过多久,奈布又收到了艾米丽的语音信,对于这位医生小姐,奈布很放心的打开了语音信 。
  “奈布你这运气也真是,算了。估计你没听完艾玛的吼叫信。我们在老地方等你,新地图的事来了再说吧...”背景明显可以听到艾玛激动的声音。
  这运气...明明只是想要刀的...
  3、奈布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艾米丽、艾玛和他是在游戏上认识的朋友。
  “没想到你还在玩,这次是跑到艾米丽家里去了吧”艾米丽端着瓷杯坐在沙发上,旁边艾玛在他进来的一刻就两眼发光盯着他。
  艾玛低落的说“别提了,要不是上次副本时间太长,爸爸也不可能管我的游戏时间 ”说完极快的搓搓手,“手杖借我看下吧!金奖!”
  “也就你在乎这些”艾米丽把瓷杯放下,又换了个姿势坐着。
  医生小姐,你的举动已经暴露你了。
  奈布从背包里点出手杖,不得不说,在游戏buff的加持下,玫瑰花的纹路细看下清晰无比,淡淡花香弥漫周围。
  “你那么喜欢,送你吧”奈布说
  没想到艾米丽的反应更大,她一把拉住奈布阻止他的动作,奈布不解地看向她。
  艾米丽轻咳一下“你是不是没看手杖的介绍。”
  奈布愣住,艾米丽见他这反应叹了气“你该改改什么都不关心 的毛病,多关注点身边的事,别总是追着任务做,游戏不是你这么玩的”
  奈布沉默点开手杖的介绍“...送给挚爱的人...” 轻笑道“我没什么在意的人,放我这儿也是浪费。而且它还可以再送一次才绑定,艾玛就拿着吧”
  说着把玫瑰手杖送给艾玛。
  4、“...无法赠送?”
  5、最终还是到了新地图,一路上奈布的注意力全在手杖上,手杖不是绑定的,可以作为交换,不只是艾玛,艾米丽也送不出去,也许是系统bug。
  新地图吸引玩家的除了新的开发地,最重要的就是官方在地图里投放了一只人形跟随。以往的跟随除了卖萌外没有其它作用,而这次官方一改之前,这只跟随除了卖萌外还有参与作战的能力。
  奈布想了想,他似乎一直没有跟随。
  面对她们的邀请,奈布答应了。
  “那就去吧”
  6、奈布.萨贝达,男,目前拥有第一只雄性跟随,而且这只跟随很有个性。
  身后那只腰间别着玫瑰手杖寸步不离他的人形跟随,奈布默默打开了跟随面板,点击召回。
  [召回失败]
  [召回失败]
  [召回失败]
  ...
  [您的操作过于繁忙,请休息一下]
  召回按钮:神烦!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
  他们快到地图的边缘,艾玛接了个电话急急忙忙下线了,随后艾米丽察觉到什么,抱歉了一声后也跟着下线,好友列表里一下子没了活人,便先一步去新地图边缘看看,正巧遇上另一小队在挑战守卫者,奈布猫着腰躲在草丛里观看。
  守卫者真的很厉害,发动攻击的一刻周围的雾气便升起,似乎他在雾中攻击更快了,加上隐身和风刃,几人的小队只剩下一人站着。
  奈布可以发誓,他绝对没有半点参与的意思,最后一人不知丢了什么东西出来,在地上滚了一圈炸开,开始大面积无差别攻击,奈布此时的草丛已经被殃及,他不得已跑出来,转头对上击杀完玩家的守卫者。
  对方带着面具看不出样貌,不过根据官方的尿性面具下一定是个相貌英俊的人,守卫者轻松擦着刀,没有辱没开膛手的称呼,随后把目标放在了奈布身上。
  7、都说物极必反,奈布可能是把运气全丢在手杖上了。守卫者的攻击次次卡在奈布可以从背包里拿出血药奶自己。
  一瓶药抵半管血。
  这明显是消耗战!人工智能都不带这样的!
  守卫者悠闲挥动爪子,只要有人在,雾就不会消散,守卫者便利用风刃攻击。一边奈布手忙脚乱躲攻击拿血药。
  [确认使用该道具]
  攻击一下猛烈起来,奈布来不及看他点到了什么,只依稀记得是血药的格子,他直直点了确定。
  [道具使用成功]随着系统声音响起,守卫者也停下了攻击,不知道是不是奈布的错觉,面具下的眼睛似乎流露出一丝计划成功的满足。
  随后跟随栏亮起的红点告诉奈布他得到了一只跟随。
  守卫者名字变成了“杰克”,下方跟着的是“奈布.萨贝达的跟随”。在他身后是一直送不出去的玫瑰手杖。
  直到跟随上前到他身后,他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
  “...杰克?”
  带着面具的跟随点了点头。
  8、奈布深切的感受到了游戏对他的爱意,然后被一堆奖励糊了一脸。
  9、过了很久艾米丽才上线,她只是简单说了下这段时间的事,并说她要陪艾玛,可能没时间上线了,希望奈布可以帮她做任务,连带着给了奈布她的账号。
  杰克站了会儿便自顾自走开了,奈布也没在意。
  头一次用别人的身体玩游戏,奈布感到一阵新奇,全息游戏可以做到每一根头发都可以根据需求模拟出来。
  看了任务奈布才知道她卡在了哪:接受一个异性赠送的花。
  按艾米丽的性格,除了艾玛的花估计其他人的也不会接受。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雾,奈布想起了被杰克追着打的场景,下意识想走出去,一串风刃拦住了他的路。奈布眯着眼睛看过去,却在腰间摸了一空,他现在是“艾米丽”,不是有着军刀的“奈布.萨贝达”。
  雾里的人现出身形,戴着面具的是他在熟悉不过的杰克。
  杰克站在原地,等到再次隐身时,奈布收到消息。
  [杰克赠送您一朵花,是否接受?]
  奈布犹豫片刻接受了,任务栏同时显示任务完成。
  而下一秒,他的视角变成黑白。
  [玩家“艾米丽”被击杀]
  奈布:???
  10、游戏账号人物死掉后会扣除一定的上线时间,于是奈布现在不能登艾米莉的账号了。
  没办法,奈布登上自己的账号,睁开眼被满满的玫瑰糊了一脸。
  奈布沉默了好久。
  [他是怎么进来玩家个人空间的]
  [哎哟,这种花我没见过]
  [这个跟随是不是有bug]
  [花味好浓...]
  [跟随能送东西了!夭寿啦!]
  [什么时候有那么多花瓶]
  [官方搞事情吗...怕不是个假跟随]
  [我现在退游还来得及吗]
  奈布站在窗边,底下的人在花丛间行走的姿态优雅的不可思议。按理说玩家是可以看到跟随的所有信息,可是杰克除了名字外其余全是“???”
  [召回失败]
  奈布无声叹息。
  杰克身形一顿,仰头对上奈布的眼睛,扬了扬手上的花。奈布有种错觉,他像是一个...玩家。
  “谢谢,花很好看”
  11、艾米丽和艾玛真的不再上线了,好友列表里也没有其他人。 再去找几个好友?奈布把这个想法踢出去,原本只是为了做任务才加的好友,自己不像她们那么容易和别人打成一片,也不是那么容易信任别人到可以把玩了几年的游戏账号交出去。
  为什么还要登游戏...?只是个游戏而已。
  手边是杰克送的花,杰克似乎钟爱玫瑰,每天都会送上一朵或者一束。
    杰克...有时候像是一个bug,他无视系统规则把东西送到奈布的背包里,直到有天奈布整理背包的时候才看见原本不属于奈布的东西,下面介绍写着由杰克赠送。
  “你说,人工智能会听懂说的话吗”身后没有声音,杰克坐过来背靠奈布。
  “很奇怪,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像是有自己意识一样,可要真是这样,高层估计要抓狂了吧,哈哈...”
  “可能...我也不能上游戏了”奈布轻轻说,“和你相处很开心,但是...”但是什么,奈布也不知道。
  任由自己靠在杰克背上,奈布下意识觉得这样也不错。
  “没关系,我会等你”身后轻轻飘来一句,杰克料到奈布会回头,取下面具盖在奈布脸上,透过面具的眼睛,奈布只看到杰克的手指。
  “我只希望你会记得我”
  [系统更新中...]
  12、奈布被强制下线,从那天之后,游戏一直处在更新中。奈布线下时间查了很多关于杰克的消息,却没有人形跟随。
  “人形跟随?那只是官方放出来的假消息,我也以为是真的,后来官方证实了那只是个玩笑”
  “什么杰克啊,我怎么没印象,游戏里有吗?开膛手,有啊,新地图的NPC,NPC叫这个名字吗?我记得他只有称号”
  “开膛手上线没几天就下线了啊,好像是出了什么bug,也许以后会上线”
  更新之后的开膛手会是认识的那个杰克吗...
  13、官方上线了一个NPC,被称为开膛手杰克。 他外形酷似上世纪的绅士,戴着面具,腰间别着只有一支玫瑰的手杖。
  奈布藏在树丛里向下观望,树丛足够茂盛,足够把他挡住。以他的视角可以轻松看到小队和守卫者的打斗。
  这个开膛手是那个杰克吗...
  分神间,奈布被一记风刃逼下树。落地后他才发现小队已经团灭了。开膛手慢条斯理擦着刀,衣服上却没有半点血污。
  面具依旧是那个面具,只是手杖少了一朵玫瑰。奈布看着他回想当初的情形,打开背包使用杰克私自塞进来的玫瑰。这束玫瑰和当初的手杖一样,没有绑定却送不出去。
  [使用失败]奈布慌了,明明是这样的...开膛手的身形渐渐靠近。
  [使用失败]
  [使用失败]
  ...
  14、“玫瑰不是这样用的”面具下传出叹息一般的声音,杰克合拢指刀取下手杖塞在奈布手里。
  [是否使用*#&$%@]字样变成乱码又极快的变成[玫瑰]感觉到杰克的催促,奈布点了确定。
  玫瑰嵌在手杖上,那是它最开始的模样。
  “我很高兴你会回来”杰克忍不住把奈布抱在怀里。
  他躲开系统的追查,利用玫瑰手杖和官方的玩笑成功在奈布身边,他不能暴露自己,他的痕迹是系统的数据,哪怕只是说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察觉。
  高层是不会允许一个数据逃脱的,最后高层会把他的数据还原,不过杰克知道怎么样保留一点下来。他把手杖上的一朵玫瑰放在奈布背包里,希望奈布知道对他使用玫瑰,如果他不用,那么杰克就仅仅作为一个有着对奈布有好感的NPC...
  背包里多出来一个东西,这对奈布来说不可思议,但对杰克来说很简单,只是修改几个数据而已。
  数据之间是流通的,就像是他知道奈布在疯狂按召回按钮,顺便修改了几个数据让自己[召回失败]
  “可是我唯一的跟随没有了”奈布声音闷闷的从怀里传出来,杰克说话的瞬间奈布就已经认出他了。
  “拿我赔你你要不要”
                                  [fin]

我会更新的啦...
才考完试可以浪几天www
来找我玩吖(小声bb...

[杰佣]杰克为什么不舔爪子了

[4]prprpr
#我我我没有弃坑哦
#尽量给它完结mua~
#前文在空间里面...不知道怎么设置那种带文字的链接所以想看前文的话,辛苦你去空间翻翻啦;)

14.监管者和求生者有各自的房间,一般情况下距离相隔较远,杰克房间的阳台被他种上了许多玫瑰花,种子是艾玛送的。现在这花丛的主人却一脸凝重看着手上的文件。
  “夜莺小姐麻烦你跑一趟了,请告诉庄园主,这件事我会考虑的,夜莺圆润的眼睛溜溜转动,喙子亲昵蹭蹭杰克的手指,叫声清脆,扑腾翅膀从窗口飞出去。
  杰克低头看看手上的文件,又望向窗外“我不过是去辞职,怎么又换来任务了。”
  心绪杂乱,监管者不被允许离开庄园,除了销毁。另一角度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离开。摘下指刀的手收缩握紧,杰克眼神暗下来,文件随手放在桌上,风翻动文件,古老泛黄的纸张上印着“庄园内...不良因素...危险”
  “也好,或许做完任务我就解放了...彻底的”
  另一边,医院里的奈布每天都会在附近发现一支玫瑰,有时是在窗户边;有时是在门口;偶尔几次是在他床边的柜子上。玫瑰被修剪的很仔细,绿茎上找不出磨手的地方。不知是不是送花人的用心,不管奈布什么时候发现它,玫瑰总是像才采摘下来一样。
  奈布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进入房间又将花插入花瓶,一连几天的刻意等待,每每在奈布困的意识快凝固的时候,奈布还是没有看见送花人的脸,甚至没见过送花人。
  真是让艾玛说中了,杰克在躲着他。
  “杰克没来看过你吗?奇怪...这几天游戏里也没见过他”艾米莉拆着绷带换药注意到瓶中的花“这花杰克送的?”
  “是啊,从那一天开始每天都会发现新的,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花”末了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而且又不能吃”奈布怀疑杰克是不是包下了艾玛花店里的所有玫瑰。
  “杰克种了很多玫瑰在阳台上”不得不说他很适合玫瑰,艾米莉路过过杰克的阳台,里面几乎被花占满,杰克又用吊盆种了花吊在阳台外,无一不是玫瑰。
  “说起来送说瑰还是艾玛告诉他的,悄悄告诉你,杰克实际上很固执,要不是有艾玛了,我就去追他...开玩笑的。说起来,瓦尔菜特有段时间向我抱怨杰克缠着她让她教编织,为此杰克抱走好多织线,瓦尔莱特心痛惨了”
  “...想你也是开玩笑,监管者很闲吗?不抓人开始织衣服?太无聊了吧”
  “衣服?管它是衣服还是帽子,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知道的是他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说话间用力缠紧绷带,奈布痛呼一声。
  “轻点啊,我可是病患...你迟早要被投诉、不是,你的包扎手法没问题、没问题”
  “这还嫌疼!我就没见过几个人像你这样怕疼的,怕疼还去皮”
  由于工作原因,艾米莉会接触到求生者和监管者,游戏里的伤很多时候是由艾米莉治疗,求生者最喜欢的砸板有时往往会给监管者带来撞伤、擦伤。
  艾米莉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讲述了一个事情。杰克最开始是可以控制自己的,疼痛会让他暂时恢复理智。他胜率高不代表他不会输,在后方支援的艾米莉亲眼见过杰克划伤自己然后把求生者全赶出去。
  “艾米莉你告诉我这些事是...杰克的意思吗“奈布看向雪白的床单道
  “不,并不是这样。恰恰相反,你和那位先生有着相似的地方...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以为医生就只是救人啊,不打听点消息很无聊的”艾米莉把头发绾至耳后“我倒是希望这些是他让我说的,可惜我一直没见到他,玛尔塔也有几天没见过了”
  “玛尔塔?那位空军小姐吗?”奈布记得他隐约听到声枪响“她居然可以带枪进游戏。”
  “是啊,她是我们之中唯一有枪的求生者。那枪是信号枪,打出来的是烟雾,多牵制一下监管者而已...放下去找她借枪的心思!”艾米莉看见奈布说到信号托时响闪发亮的眼睛怎么也猜得中他的想法
  “艾米莉..我觉得我可以下床了真的!’为了证实他的话奈布翻身坐起,将要站起来又被艾米莉按回床上。
  “嗷!艾米莉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暴力、不是,最温柔的医生”东布相信自己如果不那么说艾米莉手里的针简一定会扎在他身上。
  艾米莉笑笑 “你还是老实点安心养伤,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绝对不许乱跑绝对!”
  奈布目送她出门, 说实活艾米莉不去当八卦记者可惜了,什么她都能探出来。头顶是白色的天花板,奈布想,或许这是一种交流手段吧。
  15.奈布终于被艾米莉允许参加游戏了。
  “你要是溜监者溜一身伤回来,我有不同型号的针管你要不要试试:)”
  笑活奈布怎么会怕针筒。
  “艾玛...轻点!轻点!”东布悲愤趴在地上,身上是帮艾米莉按住他的艾玛,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艾米莉肯定笑得很开心。 
  真是一对狗,郎才女貌、不对女貌女貌的佳人。
  奈布不知道自己去找杰克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送玫瑰花的同时送了饼干吗? 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奈布摇了摇头,把这种想法否定。
  杰克的房间门虚掩着,一股淡淡的腥味从门缝飘出来。奈布皱了皱眉,是血味。
  警惕地推开门,入目是地板上滴溅的血液和阳台一片繁荣的玫瑰丛。血迹的尽头是一个坐在床边拿着绷带缠绕手臂的人。他微微前倾露出隐在黑暗中的面具。
  “奈布.萨贝达?”将绷带缠好,他起身把多余的药收起,自然的放下袖子遮住了伤口“好久不见,很抱歉让你看到这么杂乱的地方”
  “你...饼干也是你送的?”想到艾米莉说杰克很久没有参加游戏,他识相的没有多嘴。
  杰克礼貌笑笑“是的,口味还满意吧”
  “还不错,你会做这些...感觉挺惊讶的。”奈布点点头。
    “只是闲余时间试试罢了,监管者不是只会抓人挂人的机器。如果你多去和他们接触你会发现他们闲余生活是很丰富的”杰克顿了顿,低头想到了什么“算了还是不要多接触的好,游戏里会麻烦”放水太过明显对上面不好交代,监管者自身也很难办。
  规则,必须要遵守。
  “杰克先生,介意我问你点私人的问题吗?拒绝也是可以的”话题有点沉重,想着怎么重启话题,突然想起艾米莉和艾玛,不知道为什么她俩总是对杰克的面具好奇。
  “当然不会介意”
  “嗯...为什么要戴面具呢?她们好气很久了”
  杰克抬手敲了敲面具“这个是秘密,当然,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不,不用了”奈布有种不好的感觉,人家说了是秘密自己再问下去,估计很难走出这间屋子,而且他把“你”咬的那么重,奈布为自己的安全担忧。
  杰克面具下的眼睛也不知道在看哪里,喃喃道“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
  “和...舔爪子有关?”奈布冷不丁冒出一句,说完他自己都懵了。
  杰克一愣,显然没想到奈布会觉得这两点有关系,面具后的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却是说不出的低落“算是吧,有时候有些事很麻烦”
  “不舔爪子不是什么难事、对吧”奈布瞅了瞅杰克的手,他现在没有戴指刀,准确来说从他进门时他的手上就没有凶器。
  “你知道有些事很难改变,比如说习惯嗜好什么的”杰克坦然道,“当然了,这只是存在以自身为主导的时候”
  “你觉得、我可以帮你些什么”奈布对上面具,认真道“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
  杰克看着奈布,突然伸手摸上从进门就没摘下来的的兜帽顺便拍了两下,“好啊,我需要你的帮助”
  手臂上隐隐传来些许疼痛,像是顺着血液刺痛到了心脏,伤口裂开了。杰克想他不应该在对方透露出开心的时候说很痛。
  那个人的笑容像是终于等到被需要的那一天。

[杰佣]杰克为什么不舔爪子了

[3]prprpr...舔舔
#我知道这章很短...
#以后的序号就像这样打吧(任性)
#存货不止15,这才13,所以你懂的...

13.门被一簇鲜花撞开,花下面还长着脚,正确来说是拿着花的人被挡在后面,花后面冒出一个戴着草帽的脑袋,是艾玛。
  "嘿奈布,你看看这些花怎么样” 艾玛把花插在病床前的花瓶里,一下子房间里里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非常不错,艾玛。你不用管理你的花房吗?”
  “花房有爸爸在管,我就偷溜出来看看你。”庄园里的人基本都知道艾玛与厂长是父女,唯一不清楚的是厂长竟然同意让艾玛参加这场游戏。同时也因为他们的这层关系,私下里求生者和监管者相处的还算友好。
  “...只是我没想到你会遇上杰克”艾玛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前。
  “听说你也是...”受害者。奈布没把那三个字说出来。
  “艾米莉和你说的吧”见奈布不作声,艾玛偏了偏头“之前的游戏你没遇到杰克是因为他那段时间由于那场...没有参加游戏。反倒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偶尔会来拜访我。其实我还有点怕他。是啊,作为安抚的一种手段吧,说来也怪,杰克不舔爪子倒也是个温柔人,像是上世纪的绅士,和他交谈很舒服...因为他会擦刀,手上会沾上血而他总喜欢舔一下,然后...如果他不尝到血,或许会成为受欢迎的人”
  “你知道有时候,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草帽下的艾玛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奈布沉默,他也一样,如果没有战争后遗症...
  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下,淡淡的花香弥浸在周围。
  艾玛打破无声,起身将椅子放回原位微笑道“如果杰克没有躲你或者...你可以试着和他谈谈,我该走了。下次见吧”
  “嗯,下次见”奈布还不能下床,只能动动手臂当作挥手。
  艾玛走到门口拉开门,在地上捡起什么,又折回来。奈布看到她手里是一朵包装精致的玫瑰。
  “杰克的歉礼...”

[杰佣]杰克为什么不舔爪子了

舔爪子(2)prprprprpr...

I1、奈布没想到这个监管者的毅力会如此大,途中误入的队友也没有半点引起杰克的注意,就像是这场游戏只剩他一个求生者。
  奈布在溜人的途中看了一眼密码机的数量,只剩一台了,这让他稍稍有些欣慰。一瞬间的走神,砸板的动作慢了一拍,硬生生被杰克击中,板子却还是砸中监管者。奈布踉跄使用护腕加速躲在一堵残墙后面。
  血液浸湿了伤口边缘的布料,确定拉开一段距离后,他撕下一段布条为自己简单包扎。
  ...没有队友的帮助始终不行
  他小心观察不远处擦刀后手上满是他的血的监管者。在这时最后一台密码机破译结束,大门发出一阵轰鸣,监管者的眼睛透着淡淡红光他舔了下手上的血液,杰克带着说不出的邪性和兴奋原地张望,随后选择一个方向隐身离开。
  奈布心下一凉,俯身离开这处藏身之地,在前往大门的过程中由于一个队友放倒的板被杰克击中,瞬间倒地。
  向队友发送快走的消息,自己成为最后的求生者,他趴在地上看看那人缓缓向自己走近。
  “恭喜你,你还是第一个抓到...喂!放开我”
  奈布想表达一下自己第一次被抓的感想,没想到对方直上前粗鲁拽住他的一只脚将他拖走。
  “这就是你的待人之道吗!”东布被甩在地上,腹部伤口传来的刺痛让他忍不住蜷缩身体,而连带着其他伤开始活跃,额头浮起一层细密的汗水,监管者却不留情一脚踩在他身上以此防止他挣扎。铁链束上手腕,施虐者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又将他摔在地上,奈布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力气了,任铁链的拉力将他一点点吊起。他半眯着眼睛,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人全然没有了初见时的理智。
  按一般情况来说监管者只要等求生者被送回庄园就可以离开了,但不知为什么铁链没有半点将他带回庄园的意思。
  可是这里只有一个求生者和一个监管者。
  监管者饶有兴趣欣赏自己的猎物,手上利刃闪着寒光,蠢蠢欲动。
  奈布突然想到自己像是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下一秒刀划破空气落在他身上,监管者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伤口,血随着刀刃拔出顺着皮肤流下。每划破一次,奈布就克制不住身体颤抖,到了最后已经痛到麻木。
  自己不会这样死掉吧...在战争中活下去,死在庄园游戏里。在他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一声枪响和随之而来的烟雾。
  12.“奈布先生,你这样做太危险了“艾米莉坐在奈布床前,这个人经过几天时间才醒过来,身上的伤口让她揪心。
  当时实在是把艾米莉吓到了,她的医院一下子涌进来一堆人,在中间的便是浑身是血昏迷着的奈布,在裘克和厂长的混乱解释下她才理清事情的经过。那场游戏空军律师还有机械师逃脱之后奈布始终没有在大厅与他们会合,玛尔搭想到这局的监管是杰克,便马上去找裘克和伍兹先生。三人顺着大门前的血迹在不远处找到了失去理智的杰克和浑身是血的奈布。
  “差一点你就...我之前从没见过你伤成这样,答应我再好吗,不要去溜监管者了...”
  奈布打断艾米莉的话,作为病患,他应该老实听从医嘱“艾米莉小姐,我没法去修机,战争后遗症...我摆脱不了。我不想看到同伴受伤,所以这事只有我来做”
  他的治疗速度比不上艾米丽,修机速度很慢,同伴受伤他更是没有心思破译,幸好他挣扎坚持的时间长,足够为队友提供安全时间。
  “而且...除了这些,我什么也办不到”
  支米莉心知没办法阻上他“既然这样,在游戏中遇到杰克先生请...避开他”说完又想到了什么“最近他可能会来道歉,请不要怕他,他...是个绅士,只是没有办法在那种情况下控制自己”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或者我的恋人艾玛,她是...上一个”

##非常抱歉,自己的疏忽搞了很多错字出来...现在已经改正!
##题外话,照识别图片文字这样来看...我应该冷静点写...

奈布:为什么你的腰那么细?
杰克:因为我是骨头啊...

[杰佣]杰克为什么不舔爪子?

  [杰佣]杰克为什么不舔爪子了 (1)
     #我也很想知道杰克以前霸气拖人的动作为什么不要了(现在温柔的也不错嘻嘻...
     #我想这篇可能要分几段才能写完...
     #主线杰佣,有医园
     #没有问题的话...请食用!

  1、庄园主有个头疼的问题,他手下的一名胜率极高的监管者在游戏结束后控制不住自己去追杀求生者。按照规则,游戏结束后监管者和求生者是不被允许互相伤害,否则就会被销毁。这也导致其他监管者在阻止他时束手束脚。但他冷静下来又是不可思议的理智。
  “只要让我不尝到血味就不会有大问题”某位有着指刀的监管者反思道。
  “你能控制自己不去舔爪子吗?我是说在抓到人之后”
  “很难,先生,舔...大概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毕竟我是追求这个的,不然我也不会来到这里不是吗”他似乎很难认同这种称呼,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不过,先生,我想我应该可以减少...这种行为”
  2、现在的求生者只剩艾玛和艾米莉。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心态,艾玛解完条密码机,看见艾米莉在破译剩下的,提着工具箱住反方向的绞刑架跑去,拆个架子给监管者错觉,顺便为艾米莉提供安全时间。
  心跳渐渐响起,艾玛回头身后却没有人,可心跳却告诉 她监管者就在附近。艾玛停下动作,蹑手蹑脚躲在墙后面屏住呼吸,心跳声响了一阵便淡了。
  她呼出一口气从墙后出来,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工作,铁链掉落发出清脆的声音,绞刑架拆完了。艾玛清晰感到心跳愈发加快,视野里出现了监管者的红光。
  一阵剧痛袭来,艾玛来不及躲藏,拖着受伤的身体逃跑。艾米莉过来入眼便是从隐身状态解除还在擦刀的杰克。
  3、艾米莉不幸与杰克出生在极近的地方,转身便与同样注意到自己的杰克四目相对。
  “...hi”艾米莉说不出此刻的心情,只是扯出一个笑容不着痕迹的后退。
  “贵安,艾米莉小姐”杰克向她行礼,像是在闲逛时遇到的老朋友“看来您很不幸,希望您的队友可以幸运些,等下再见”
  艾米莉做好对方随时上前抓人的准备却看见对方说完话向其他方向走去。艾米莉恍惚间想到似乎是有一条不被流传的规则,监管者会给与自己出生地较近的不幸儿一次机会。
  4.其他人被追她可以不在意,可现在是艾玛。艾米莉回到密码机破译完剩下的密码。同时向艾玛发出前往大门的信号。大门的标志亮了一段时间,艾米莉快速跑向最近的大门解锁。心跳声响起,艾米莉看了一眼打开的大门,随即前往红光的方向。
  5. 被追赶的艾玛可以说是见识到名为杰克的监管者的可怕,厂长兼父亲一再告诫她看到杰克舔了刀子后能躲多远躲多远,投降都可以,只要不和他正面对上。可是杰克一直隐身着,她根本看不到对方有没有舔过刀子!
  骗过一刀后,监管者从隐身状态显现出来,他挥了下利刃,目光紧紧的跟随艾玛,他的眼睛没有变红,对方没有带一刀斩,有了这点认识的艾玛随即又被对方盯上猎物般的视线吓得腿软,耳边清晰的响起木板被踩断的声音。艾玛心底哀嚎一声,逃跑的方向选择了一直向自己发消息的艾米莉那边。
  艾米莉!救命啊!!!
  6. “艾米莉!”艾玛惊喜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大声说到“他没有一刀斩,快走!”
  艾米莉目测到杰克和艾玛的距离十分靠近,基本在杰克的攻击范围但他却迟迟没有攻击。
  像是在戏弄猎物。
  监管者注意到完好的艾米莉,丝毫没有减缓追赶的速度,反而挥起指刀攻击艾玛,利刃划破皮肤,艾玛身上却没有传来痛觉,她的手腕被牢牢抓住,一股力量拉着她往前。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艾玛看见受伤的艾米莉和身后擦刀并有明显舔舐手上血液动作的杰克,在跑进大门的一瞬间,她想到厂长对她说过的活。
  爸爸!他不是舔刀子是在舔手!
  7.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的艾玛,缩着头不敢看艾米莉,缩在角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艾米莉替自己疗完伤后,回头把艾玛毫不客气按在地上治疗。
  “知道错了不?拆架子,你再拆几个还活不活了!”
  “错了错了,艾米莉你是不知道杰克有多吓人…”
  不可置否的是,杰克那时完全听不进任何话,艾米莉挡下的那一刀,她都惊讶杰克挥刀时的果断,完全不像是在游戏初向她行礼的那人,
  “你遇上他之前有没有感觉不对的地方”
  “没有,他突然抓过来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艾玛想了想,又说“爸爸跟我说要小心杰克舔刀子...”
  未等艾玛说完,听到艾玛受伤的消息的厂长匆勿赶来,同时带来的还有一顶作为赔礼的草帽,
  “杰克他…怎么没来?他好像有点不对。”
  “你感觉到了?现在没事了,他只是觉得艾玛应该不会想见到他。”
  8.经过上次的事后杰克很久没有参加游戏,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种上了许多玫瑰。偶尔和圆丁艾玛讨论玫瑰种植方面的问题。起初艾玛还是在害怕杰克,在厂长和艾米莉的协助下,才堪堪愿意和杰克见面。过了几天后,艾玛送给杰克一些玫瑰的种子。
  “下次要道歉的话,不要费心去找东西了,直接送花吧,对方会很乐意见到花的。”艾玛和杰克交谈甚欢,可她心里明白杰克太孤单了。尝到血液就控制不住自己伤人的他让很多求生者惧怕,她也不例外。
  艾玛拿起喷壶向叶子喷了点水,旁边相框里园丁和医生笑得灿烂极了,让他不孤单的那个人绝不会是她,艾玛·伍兹。
  9.“你确定没问题吗?杰克”在园主听说杰克一段时间的“罢工”,在他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是的先生,艾玛小姐那边我会安排好的,请让厂长放心。另外先生,我已经罢工很久了..您也会困扰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不久前庄园里来了位新的求生者,他应该还没见过你...”
  “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奈布.萨贝达,裘克和我说过他”这人是个退役的佣兵,来到庄园的理由不清楚,裘克说这人麻烦的很,当面修机救人加嘲讽,一手加速玩的飞起,为了抓他硬生生被溜了四台机。
  10、说来也巧,开局杰克就在一堵墙后面看到了正要翻板子的佣兵,对方看到他也是一愣。
  “这局的监管者?”手上抓住板子的动作却没停下。
  “是的,您是奈布.萨贝达先生吧,初次见面,我是杰克”杰克向他行礼却听到对方嘲笑道“得了吧,要抓就抓,做些上等人的动作真是碍眼”
  杰克看了一眼消息,密码机已经开了一台。他挥了挥手,道“这不符合我的规矩,您也是不幸。希望在游戏的最后可以看到你...还活着”环顾四周,选择一台正在摇晃的密码机直接瞬移过去。
  然而面前的密码机却空无一人,只有响起的机器声和后面凌乱的脚印显示曾经有人来过。
  杰克叹气,一段时间不见,求生者都机灵了很多。收起指刀循着脚印追击。
  奈布这边也惊讶于杰克的消失。这明明是个绝佳的机会!狠狠砸向木板开始寻找杰克的踪迹。
  律师发出信号示意监管者在他附近,奈布看了眼方向,利用护腕的冲刺加速到一面墙后半蹲着,而在墙的另一面,是被追的队友和监管者,奈布检查一下自己的护腕,跑出去扰乱律师固有的脚印痕迹。
  此时杰克还没有伤到任何人。
  “喂杰克别追他了,来陪我玩玩呗。”奈布挑衅道。
  算了,当作预热的游戏罢了。杰克转而将目标放在面前的佣兵身上。
  “如您所愿,先生”

不开心……真的一点都不开心……

这是假的佛系杰克……

含泪再见

[白芳车r18]听说你想要灵感?

嘛...拿到驾照第一次正式上路
张嘴吃肉!
庆祝今天儿童节耶!!!
看到很多人都在用石墨,所以咱们走石墨吧!

https://shimo.im/docs/OwzNyUbCXPUH1i9P

如果这里点不了就看看评论啦!

嘘...咱们悄悄的...